“杰青”帮衬“水长船高”

风雨二十载,“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于2014年正式迈入第20个年头,这项高端科技人才资助项目再度迎来飞速发展的契机。

图片 1

图片 2

两个月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参加相关座谈会上表示,将加大“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资助力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副主任高文院士日前在中国研究生院院长联席会2014年国际论坛上透露,“杰青”资助额度今年即将翻番,将从此前的200万元增加到400万元。

8月3日,科技日报正式公布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关于公布2018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建议资助项目申请人名单的通告。根据名单,全部200位申请人都拥有博士学位,跟人工智能相关的数学、计算机和机器人控制等学科共有25人入选。清华大学入选18人位列机构第一。

9月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工作座谈会,并表示要在年内推动项目经费使用“包干制”改革试点落地,大幅提高“杰青”基金间接费特别是“人头费”比例,探索建立青年科研人员自主合理使用经费承诺制,相关部门在管理上要开辟绿色通道。

为何“杰青”能够获得如此重视?金额提高后,对于科研人员会有哪些影响?如何保证大笔的资助经费落到实处,真正发挥作用?为此,《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有关专家。

和往年一样,今年建议资助的国家杰青共有200人,来自112家单位的科学家入选,其中男性177人,女性23人。杰青基金成立25年,在科学界享有盛誉,获得资助意味着科研结果得到同行高度认可。年的杰青牵动着无数人的心,而今年的结果也必然又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值得注意的是,李克强强调,要探索把“杰青”基金当作国家“风投基金来使用,既促进创新,又宽容失败,激励更多科技人员特别是青年人才勇闯科研“无人区”,催生更多科技“奇果异香”。

从200万元到400万元

25个AI相关项目入选;清华入选18人位列机构第一

“杰青”基金曾支持多位学者度过“困难期”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是我国风向标式的高端科技人才资助项目。1994年,鉴于当时的人才断层情况,刚从海外归国不久的年轻学者陈章良向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建议设立支持科学家自主选题、自由探索的“总理基金”,后正式命名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

统计发现,在这200位申请人中,有25位从事与人工智能相关的研究,占比12.5%

据悉,今年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设立25周年。会前,李克强观看了基金资助的天体物理、新材料、能源利用、医疗、生物等方面科研项目成果展示,充分肯定“杰青”基金在培养青年人才、推动科技创新上不可替代的作用。

高文介绍,此前“杰青”基金每年资助200人,资助期限4年,每人资助经费人民币200万元。从2014年开始,经费将增至400万元。此外,对于已获得“杰青”资助、项目正处于执行期尚未到期的科学家,其资助额度也会有相应的调整,即在原有200万元的基础上,执行期内每年增加40万元。

其中,跟人工智能有关的科研项目有:

座谈会上,丁仲礼、薛其坤、周琪、严纯华、王梅祥、丁奎岭、卢柯、袁亚湘等8位基金资助获得者代表发了言。

高文解释说,“杰青”基金之所以变化幅度这么大,因为它属于“总理基金”,是“从总理的口袋里掏钱”。

跟人工智能有关的科研项目

据悉,现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管理办法》提出,“杰青”基金支持在基础研究方面已取得突出成绩的青年学者自主选择研究方向开展创新研究,促进青年科学技术人才的成长,吸引海外人才,培养和造就一批进入世界科技前沿的优秀学术带头人。

此前,在8月21日举办的相关座谈会上,李克强和历年“杰青”代表进行了座谈,听取了大家关于未来应该加大对杰出青年科学家资助的建议。他当场表示:“不用等待‘未来’,今天就可以确定的是,要加大资金投入支持的力度。”他强调,要加大对青年优秀人才的扶持,让他们“有希望、有前景”。

在入选人所属机构方面,清华大学入选18人,是入选人数最多的机构。其次是北京大学,入选16人。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入选7人,位居第三。再其次,中科大和上海交大分别入选5人。浙大、南大、哈工大、华中科大、武汉大学、天津医科大学各有4人入选。

此外,申请人应在当年1月1日未满45周岁,并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或者具有博士学位等。

记者了解到,除了“杰青”个人经费上调外,支持优秀中青年科学家团队的“创新研究群体项目”,也加大了资助力度。原有的每个创新群体3年资助期内可获经费600万元,期满通过评估可延续资助3年,再获600万元,最后约有四分之一的优秀团队最高可获9年资助。而从2014年起,创新群体一经批准,可立即获得6年、1200万元的资助,并且有望增至1800万元。此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旗下的“优秀青年科学基金”也计划增强资助力度。

入选人所属机构

在“杰青”基金20多年的历史中,多位受资助的科学家均肯定了基金对其研究、创新工作的支持与鼓励作用。

资助金额提高很合理

竞争激烈的国家杰青

“如果没有‘杰青’,我有可能就放弃基础科学研究了,特别是在高校从事研究的待遇还比较差的那个年代。”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教授高自友说。他在2002年成功申请“杰青”基金,帮助他开启学术转型之路,尝试破解堵车难题。

统计数据显示,20年来,国家“杰青”基金共资助学者3004人,资助总额近45亿元。首批入选的49人,每人资助额度为60万元。此后,资助力度曾上调至80万元、200万元。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是中国为促进青年科学和技术人才的成长,鼓励海外学者回国工作,加速培养造就一批进入世界科技前沿的优秀学术带头人而特别设立的科学基金。

对于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来说,“杰青”基金是促成他回国的关键因素之一。

在《中国科学报》记者参加的多次关于“杰青”的座谈会上,多名代表就曾表示,在“千人计划”“万人计划”等人才计划不断涌现的今天,“杰青”基金的资助额度显得有点过少,希望考虑物价因素加以适当调整。在基金委层面,包括杨卫主任在内的领导也曾提过,希望提高这项基金的资助额度。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主要支持在基础研究方面已取得突出成绩的青年学者自主选择研究方向开展创新研究,促进青年科学技术人才的成长,吸引海外人才,培养造就一批进入世界科技前沿的优秀学术带头人。1994年,正式命名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1994年首批入选49人,每人资助额度为60万元。

薛其坤硕士和博士期间,曾就读于中科院物理所。上个世纪的物理所条件并不理想,“经常修仪器,所里实验仪器经常不能工作”。他博士的前两年,没做出任何成果。后来,恰逢物理所开展中日联合培养项目,薛其坤赴日完成了最后两年的博士学业,并留在日本工作。

本文由亚搏娱乐app发布于亚搏娱乐app,转载请注明出处:“杰青”帮衬“水长船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