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教师晏才宏——用生命书写德育华章

2017年5月4日上午,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黄土与第四纪地质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晏宏老师来访南科大,并在慧园6栋311会议室作了题为“南海及热带太平洋过去2000年气候变化”的学术讲座报告。地球与空间科学系及海洋科学与工程系多位老师、学生参加了本次报告会。晏老师详细介绍了如何利用砗磲来研究南海过去2000年气候的变化。报告结束后,晏老师和与会老师和同学们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

11月1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通识教育大讲堂“世界史是什么”系列讲座第五讲在公教一楼举行。本期讲座的主讲嘉宾是我国著名古希腊史学专家晏绍祥教授,历史学院历史系主任王大庆老师担任主持和评议人。来自中央民族大学教师崔丽娜、胡晔,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师徐晓旭以及数十位校内外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参加讲座。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上周六,57岁的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晏才宏老师因患晚期肺癌离开了人世。从去年10月确诊开始,晏老师的病情就一直被交大学子深深牵挂着。 在上海交大学生自己开设的“饮水思源”BBS上,进版画面是学生用字母精心拼出来的晏才宏的照片和大家的祝福:“晏老师,一路走好”。仅从晏老师3月12日去世至今,在BBS上发表悼念文章的IP地址就有上千个。学生们还自发集资准备为他出一本书《情系讲坛爱撒学生》,收录的全是学生自己写的纪念文章。 为什么一名普通的大学讲师,会得到学生们如此的爱戴和景仰?文汇报记者来到交大校园,从同学们追忆的碎片中,努力还原一个真实的晏老师。 “他的绰号叫‘关公’,他的课别称‘魔电’” 晏老师在学生中有个绰号叫“关公”,指的是他对不认真听课、考试通不过的学生“毫不手软”。而他的模拟电路课在学生中别称为“魔电”,这既包含着学生对他讲课的夸赞,也有学生对他严格要求的敬畏。 杨硕选修“魔电”的时候,常常是上课了就趴在桌上睡觉。在杨硕考试砸锅后,晏老师专门找他谈心、补课,帮助他顺利地通过了补考。“晏老师当时说:‘年轻人只要想学,没有学不会的东西,应付考试是学习的最低标准了’。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杨硕说。 正是这个“关公”,在今年1月份学生的网上评教中获得了满分。 “他总是把会生金蛋的母鸡让给我们” “他把会生金蛋的母鸡让给了我们。他总是跟我们说,自己在考虑哪些问题,是什么思路,然后提供给我们写论文,并帮我们一遍遍地改,即使到最后的日子。”今年读大二的林川说起晏老师最后的日子,忍不住地眼圈就红了。 晏才宏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一直在思考的专业问题和思路告诉学生:“有一些是可以写成论文的,我可能会来不及做这件事了,但是我能解决多少就解决多少,剩下的都留给你们了。”晏老师总是告诉学生哪些知识点还可以有所创新,可以作为论文选题。“晏老师不可能不懂,如果自己写那些论文的话,会带来怎样的好处。”多年来一直求教于晏老师的孟晓鹭说。 “得知生病后,他说对不起我们” 大二学生周志铭还清晰地记得,去年国庆长假后的第一节课,晏老师一走上讲台向全班同学表示非常抱歉,因为“我得了肺癌,不能把这个学期的课上完了。” 那一次,从来不拖课的晏老师也拖课了,仿佛要把所有的知识都传授给学生。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才依依不舍宣布下课。 此后,晏老师还是坚持上课,直到一周后找到了合适的代课老师。网名“lightningzl”的学生在那天上完课后在BBS上留言:“今天早上我连早饭都不吃就去教室占座,一去就发现晏老师早早来到教室,他宣布病情时我都惊呆了,很后悔今天没有给老师擦黑板。” “计算了确诊概率,却不能改变现实” 得知晏老师肺癌晚期的消息后,网名liyueyuan的学生立即翻出了《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在第35页找到了一个肺癌误诊的概率论证。按照贝叶斯公式算出确诊晏老师为肺癌的概率只有0.0038。他马上把这个概率发到了BBS上,鼓励同学都要乐观,说服他们相信明年晏老师还能站在讲台上。还有不少学生看到他的帖子以后,回去重复计算这个概率,然后在BBS上互相打气。 晏老师住院期间,学生们在BBS上互相打听他的病情。而不少学生的注册名也随着晏老师病情的变化而不断改变,从“晏老师,赶快康复吧”、“晏老师最近精神不错”……直到最后一字一顿的“晏-老-师-走-好”。

图片 4

晏绍祥在讲座中以“误入与坚持:我的世界古代史教学与研究”为主题,结合他的求学、研究和教学经历“现身说法”,与在场师生分享了自己在长期的努力和坚守中不断进取的心路历程。为什么是“误入”?晏老师回忆道,自己在中学期间,对考大学并没有明确的专业方向。先是“稀里糊涂”地考取了安徽师范大学历史系,后来受到一位高年级学长世界史考研成功的鼓舞,报考并最终考取了内蒙古大学世界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而在内蒙古大学又“阴差阳错”地师从于著名的世界古代史学家胡钟达先生,从此走上了研习世界古代史的道路。他在读研期间,很少接触到外文资料,因此,但凡有机会得到的古代文献,都会细细品读。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在胡先生的指导下,他开始接触和阅读伯里、哈蒙德和芬利等外国古史大家的著作。在硕士临近毕业的时候,胡先生又专程从北京请来了社科院世界所的廖学盛先生,为晏老师和同学们开设了为期两个月的古希腊语强化训练课程。说到外国语言的学习,晏老师强调需要“一鼓作气”的精神,否则难免半途而废。

相关稿件 上海教育出现新气象 校园频吹德育新风 十大“工程”支撑“大德育”体系 访市科教党委书记 上海构建贯穿学校德育新体系 “亲切”德育润物无声

硕士毕业后,晏老师到华中师范大学历史系工作,开始了自己的教学生涯。在刚工作的几年间,他不仅承担了繁重的教学任务,还发表了多篇关于中西比较的学术论文。此外,他还萌生了撰写一部古典学术史的“野心”,为了“啃”下一本前苏联学者研究古典学术史的俄文著作,他开始学习俄语,这也为日后写作《古典历史研究发展史》打下了初步的基础。他认为,由于当时外文文献匮乏,自己有近五六年的时间都只能反复阅读在上学期间复印的几本外文书籍,并尝试将其中的重要部分翻译出来,但这远远不能满足教学和科研的需要。1995年,晏老师前往剑桥大学古典学系做访问学者,终于有机会利用剑桥大学丰富的文献资源来充实自己对古典学学术史的研究。在那里,他不仅整日在图书管里阅读和摘抄,还去“蹭听”了专为古典系学生开设的德语课程,打开了使用德语文献进行深入研究的大门。在剑桥大学访学期间,晏老师省吃俭用,复印和购置了大量珍贵的文献资料和外文书籍。

本文由亚搏娱乐app发布于亚搏娱乐app,转载请注明出处:普通教师晏才宏——用生命书写德育华章

相关阅读